Lyneko

【腐向注意/富佣】/第一人称短篇/也许是最终篇

*请配合之前的三篇一起食用*
*富豪是半吸血鬼的设定*
*佣兵被激发了奇怪的体质*
*个人脑洞强烈,注意!*
*祝食用愉快♡有什么想要的请务必告诉我(ง •̀_•́)ง*

回忆就此打住。

富豪在血液的温度下清醒起来,体温也恢复了正常。

"好暖和呢......抱歉,佣兵。"他喃喃道。

我安静地听他的道歉,双臂将他抱得更紧了,直到能够确认到他的身体的热度才松开。

富豪平安无事,我差一点激动得流下眼泪来。

那之后,我中了剧毒。即便我知道富豪有着吸血鬼的基因,可那一日被吸血时的快感让我难以忘记,我不断回味那种感觉,疼痛却又快乐,但并不是救回心爱之人的快乐。当富豪锐利的齿尖穿透我的皮肤,随着血液不可控制地向外涌出,身体和心灵便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

我突然对自己产生了厌恶,这般莫名的受虐体质让我着实难以接受。

然而,挣扎许久后,我最终还是决定找富豪确认一番。

富豪用他吸血鬼特有的的红眼睛注视着我,带着不可解读的意味。

"难道说佣兵喜欢被我吸血?"他笑了,"你就对吸血鬼的獠牙那么依恋吗? 我可是会弄疼了你的。"

"所以让我再确认一下吧。"我恳求着,那股莫名的欲望促使着我把自己献祭给他诱人的獠牙。

"请你千万别后悔。"他用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警告。

"不会的。"我主动脱下了盔甲,"佣兵是说到做到的 。"

舌尖从我的脖颈上扫过,猝不及防地,锐利的东西刺破皮肤,深入体内。那一瞬的感受,让我不知该用什么词语形容——也许是很舒服也不一定。

"唔......"我的身体颤抖着,幸好富豪的手臂环绕着我,不然我就该瘫倒在地了。

"很疼吗?"

"不……会。"我回答得很艰难。

"在紧张呢。"富豪用戏谑似的语气在我耳边说到。

我尝试着放松身心,尽力去享受这份甚至不被自己所接受的快乐。近乎融化的躯体便完完全全放弃了防御。

……【以下为富豪视角】

我观察着佣兵,紫蓝色双眼好像蒙上了一层水雾,虚弱地半眯着,身体和面部也发烫起来,变得粉红。而这般意识模糊的样子让我不禁回忆起了我的过去。

我的少年时代完完全全是在被大小姐们包围的状态中度过,她们时常来父亲举办的酒会,穿着花哨而笨重的裙子追逐在我的身后,大概就是相中了我的脸还有钱。

不得不承认,和这些荒唐的少女们游戏十分有趣,即使她们知道我有一半吸血鬼的血统,也从没躲避过,反而贴得更紧了。我当然不会放弃和她们做吸血游戏的机会。

于是,我每一次挑选一个女孩带到卧室,解开她厚重的礼服,吻过她的肩头,舔舐她的脖颈,甜言蜜语一番后再将獠牙刺入她的皮肤,吸允血液。我尽量让自己的动作温柔而优雅,她们也极其顺从,甚至在我吸血的时候发出舒服的喘息。凭着心情好坏,我们有时候也会做些别的事。虽然每一次结束后我都感到罪恶不堪,但我依然能过无负担的享受其中。

奇怪的是,每个女孩都会疯狂迷恋上我的牙齿,反反复复要求我吸血。不过,一个月左右这种状况就会消失了。

母亲说这是吸血鬼里罕见的体质,好在并非什么坏事,并提醒我减少和她们游戏的频率,除非我打算结婚。

我照做了,不仅仅是为了那些少女,也为了将来别惹上什么麻烦。

……

佣兵早已瘫软在我怀里,我只好把他抱到床上。

牙齿抽离了身体后的佣兵逐渐清醒,脸上的红晕也消退下去。

"不做些什么了吗?"他用意犹未尽的语气问到。

"我害怕你会承受不了,佣兵。"我在床边坐下,摸了摸他还未降温的脸庞,"除非真心地和我结婚。"

佣兵沉默了好一会,但他的眼泪突然落了下来。

……【切换回佣兵视角】

我哭了,来赫布里底后的第一次。

"富豪!我差点以为你永远都不会醒来了啊!"

我抓紧了富豪放在我脸上的那双手——它们是那样温暖和真切。

"和上次……练剑的时候一样……惩罚……对我做你想做的……"

我一边抽噎,一边请求。

"真是的。"

富豪俯下身子,红玉髓般的双目注视着我,紧接着是一个急不可耐的吻……































评论
热度(7)

修行进行中(இωஇ )

© Lyne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