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eko

【富佣】第一人称短篇合集

*想了半天弄个合集好了……*

"佣兵,闭上眼睛!"富豪把我抱得很紧,就算隔着盔甲我也感受到了彼此急促的心跳。

我看着富豪想着,明明是在战斗中,还要做出调情一般的行为。但我还是顺从了。富豪很聪明,也许是他新的计谋也不一定。

被吻上了……好深……好粘稠的吻。有些恍惚了……

我偷偷地眯着眼睛,看见空中展开的闪闪发光的屏障,我便松了口气。还好不是要命的挑衅,只是单纯地调情吗?

冰龙的吐息气势汹汹,富豪展开的防御似乎有些支持不住了。

"佣兵,不要睁开眼睛!"

"为什么?"

没有听到回答,脸就富豪被按在怀里,真的什么也无法窥视了。

耳边响起爆破的声音,我的耳膜嗡地震了一下。被束缚的身体瞬间被放松了。

睁开眼的瞬间,富豪已经倒下了。

"计算失误了呀……佣兵,去战斗吧!"他的声音在颤抖。

"歌姬,盗贼,这里就交给你了。"我竭力忍着没让眼泪落下来。不能哭,更不能停下,否则富豪会不高兴的。我明白他用生命守护大家的意义。

我沉默地挥剑,没有任何口号,碧绿的闪电瞬时撕裂巨龙的身躯。

这一天,守护的剑终于能够守护我想要守护的人了。

狭小的房间里……

眼前,金发的青年痛苦地蜷缩着,浑身的疼痛早已令他失去了知觉与理智。

我让富豪把头埋在自己的胸口。

好冷!

我感觉到了对方冰结状态下骤降的体温。

太危险了!

记得前辈曾经说过,冰结可以靠血液来解除。

富豪的红色眼睛在直视着我,带着对某种事物的渴求。

我的……血液吗?

我摘下了脖颈上的所有饰物。

来吧,喝我的血,一切都会好起来。

满怀希望与期待,那对冰冷的獠牙刺穿了皮肤,扎入了血管,我闭上双眼——前所未有却又无比幸福的疼痛啊……

"富豪,我喜欢你!"

我本以为这样的话是说不出口的……

第一次见到富豪的时候,他金色的马尾辫随意地搭在肩头,西装衬衫和金丝的单片眼镜让我确确实实能感受到一个精明商人的气质。

我疑惑着,文质彬彬的绅士为何要拔剑为王?

"为了活命。"他轻描淡写道。

我觉得这很难成为一个理由。

几个月过去, 在赫布里底的日子比我想象的要好,魔女教官斯卡哈虽然严格,甚至有些苛刻,但相对于在兵营里的生活却犹如梦境一般。还有白兔妖精照料大家的起居。

我和富豪似乎是训练城里除了骑士们以外,唯二的两位的男性了。歌姬和盗贼都是整天叽叽喳喳的女孩子,对于她们间的话题,我和富豪自然插不上话。

"练练剑吧。"我突然提议。

富豪大约是抱着寻寻乐子的心态接受了。

他的剑术很华丽,也很灵活,相比起自己有些笨拙的打击,我被迷住了。

“我好歹也是从小学习过剑术的!虽然赚钱的知识和技巧很重要,击剑这样的防身之术,或者说上流社会的娱乐,不会一点也是不行的吧!”他笑着,但我感觉不到任何真切的情感。

"佣兵的剑法真是直白啊。"他直视着我,那双眼睛如同我的骑士红玉髓一般鲜红又明亮 。

"富豪……先生的剑法……很美丽……像……像舞蹈一样!"这句赞美之词我竟然用了这样大的勇气才挤出来。

"脸红了,佣兵。"

他带着白色手套的右手揉着我的脑袋。

"嗯……"意识里一片空白。

被这样抚摸还是第一次。

好几个回合的比试让我疲惫不堪,我和富豪坐在花园的台阶上,开始聊了些别的。

"每一次战斗的输出,辛苦了。"这一次,富豪没有再把目光投向我。

"富豪先生才是……为了我和盗贼她们每一次都伤成那样。"

"牺牲是必须的吧。"

"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我不自觉地感到愧疚。

"佣兵?"

"是……是!"

"既然如此,作为我小小的惩罚,告诉我你对我真实的想法。"

红玉髓一样的双眼直勾勾束缚起我的身体。

"富豪,我喜欢你!"

完全没有经过大脑。

被抱住了,胸口紧贴着胸口,彼此内在的搏动也能清晰地感受。

回忆就此打住。

富豪在血液的温度下清醒起来,体温也恢复了正常。

"好暖和呢......抱歉,佣兵。"他喃喃道。

我安静地听他的道歉,双臂将他抱得更紧了,直到能够确认到他的身体的热度才松开。

富豪平安无事,我差一点激动得流下眼泪来。

那之后,我中了剧毒。即便我知道富豪有着吸血鬼的基因,可那一日被吸血时的快感让我难以忘记,我不断回味那种感觉,疼痛却又快乐,但并不是救回心爱之人的快乐。当富豪锐利的齿尖穿透我的皮肤,随着血液不可控制地向外涌出,身体和心灵便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

我突然对自己产生了厌恶,这般莫名的受虐体质让我着实难以接受。

然而,挣扎许久后,我最终还是决定找富豪确认一番。

富豪用他吸血鬼特有的的红眼睛注视着我,带着不可解读的意味。

"难道说佣兵喜欢被我吸血?"他笑了,"你就对吸血鬼的獠牙那么依恋吗? 我可是会弄疼了你的。"

"所以让我再确认一下吧。"我恳求着,那股莫名的欲望促使着我把自己献祭给他诱人的獠牙。

"请你千万别后悔。"他用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警告。

"不会的。"我主动脱下了盔甲,"佣兵是说到做到的 。"

舌尖从我的脖颈上扫过,猝不及防地,锐利的东西刺破皮肤,深入体内。那一瞬的感受,让我不知该用什么词语形容——也许是很舒服也不一定。

"唔......"我的身体颤抖着,幸好富豪的手臂环绕着我,不然我就该瘫倒在地了。

"很疼吗?"

"不……会。"我回答得很艰难。

"在紧张呢。"富豪用戏谑似的语气在我耳边说到。

我尝试着放松身心,尽力去享受这份甚至不被自己所接受的快乐。近乎融化的躯体便完完全全放弃了防御。

……

我观察着佣兵,紫蓝色双眼好像蒙上了一层水雾,虚弱地半眯着,身体和面部也发烫起来,变得粉红。而这般意识模糊的样子让我不禁回忆起了我的过去。

我的少年时代完完全全是在被大小姐们包围的状态中度过,她们时常来父亲举办的酒会,穿着花哨而笨重的裙子追逐在我的身后,大概就是相中了我的脸还有钱。

不得不承认,和这些荒唐的少女们游戏十分有趣,即使她们知道我有一半吸血鬼的血统,也从没躲避过,反而贴得更紧了。我当然不会放弃和她们做吸血游戏的机会。

于是,我每一次挑选一个女孩带到卧室,解开她厚重的礼服,吻过她的肩头,舔舐她的脖颈,甜言蜜语一番后再将獠牙刺入她的皮肤,吸允血液。我尽量让自己的动作温柔而优雅,她们也极其顺从,甚至在我吸血的时候发出舒服的喘息。凭着心情好坏,我们有时候也会做些别的事。虽然每一次结束后我都感到罪恶不堪,但我依然能过无负担的享受其中。

奇怪的是,每个女孩都会疯狂迷恋上我的牙齿,反反复复要求我吸血。不过,一个月左右这种状况就会消失了。

母亲说这是吸血鬼里罕见的体质,好在并非什么坏事,并提醒我减少和她们游戏的频率,除非我打算结婚。

我照做了,不仅仅是为了那些少女,也为了将来别惹上什么麻烦。

……

佣兵早已瘫软在我怀里,我只好把他抱到床上。

牙齿抽离了身体后的佣兵逐渐清醒,脸上的红晕也消退下去。

"不做些什么了吗?"他用意犹未尽的语气问到。

"我害怕你会承受不了,佣兵。"我在床边坐下,摸了摸他还未降温的脸庞,"除非真心地和我结婚。"

佣兵沉默了好一会,但他的眼泪突然落了下来。

……

我哭了,来赫布里底后的第一次。

"富豪!我差点以为你永远都不会醒来了啊!"

我抓紧了富豪放在我脸上的那双手——它们是那样温暖和真切。

"和上次……练剑的时候一样……惩罚……对我做你想做的……"

我一边抽噎,一边请求。

"真是的。"

富豪俯下身子,红玉髓般的双目注视着我,紧接着是一个急不可耐的吻……

















































评论(2)
热度(15)

修行进行中(இωஇ )

© Lyne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