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eko

【富佣】随笔短篇【噩梦、失忆有】

*这个人磨叽了两天,终于产出来了。略微崩坏的情况有,请注意!qwq
祝大家食用愉快qwq

    少年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什么石中剑、亚瑟王选拔、赫布里底还有不可思议的外敌混杂其中,梦境以一个叫做法莎莉亚的紫色妖精结束——闪电撕碎了少年眼中的景象,转而把他带回到所谓的现实中去。
    他望着天花板,纵使那里空无一物。他脑后的麻花辫已经被人解开,亚麻色的长发在床上铺开来。他环视着自己所处的房间——远东风格的屏风上绘制着描金的樱花,阳光透过艳红的窗户,落在他的身边。
    他好像想起来了什么。
    在战斗中受重伤而被敌人捕获,然后被卖到了这里。
    既然是佣兵,他也顺从着自己的原则,做着给钱就干活的工作,虽然是让他有些不情愿的出卖色相上的,但他好像明白自己现在的身体不继续这份工作就活不下去的道理。
     听到了敲门的声音,他便知道有自己的客人来了。

    少年换好衣服,化好妆,从屏风后走出。
   按照以往的安排,他把长发盘起,装饰以花朵的发簪,穿着也与女性的服饰近似——这是这里每个人都默许的规则。
    他看到了一个着红色制服,金色护甲的男人。男人浅金色的长发束成一股,顺着肩膀一侧垂下来,红宝石一样的眼睛带着贵族富商常备的金丝单片眼镜。是一位很熟悉又唤不上名字的客人,看起来很有钱,暂且先在心里叫他富豪好了,佣兵这样想着。他呆呆地注视着眼前的男人,这种亲近感让他感到惊讶。
    "新来的男孩子啊,不过才来这儿没多久就成了花魁还真是了不起啊。"男人带着手套的手拂过佣兵的脸颊,他似乎在端详佣兵脸上红色的刻印。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呢?"富豪发问到,"这张脸真是熟悉无比。"
    "不……不可能的……大人。"佣兵回答,尽管用着自己不熟练的说话方式。
    "是吗?我在梦里经常看到你,佣兵。"富豪惊异到,"一同在赫布里底训练城的亚瑟王,很可笑吧?"
   "真巧,我和富……不……大人……也做了一样的梦呢。"
   "虽然叫不上名字,但真是喜欢你呀。"
  "您是……喝醉了吧。"佣兵停止了双手倒酒的动作,"我是被卖到花街的,之前是佣兵……"
   "在梦中,和你战斗的感觉真是真实啊。"富豪捧起佣兵的面庞再一次细细地看着,仿佛要读出那双睁大的紫色眼睛中一切。
    "不会错。"富豪重复了他的想法,"佣兵。"
   
    佣兵好像回忆起梦里更多的内容来。眼前的客人便是富豪无误了。他还记得某次战斗中富豪为了保护自己而身受重伤的事。富豪一直以来都照顾着团队里的所有人,尤其是自己。不管是训练,还是实战,富豪总是那个尽力保护自己的人。"别逞能硬上啊!"是富豪最常提醒他的话。他们把后背交付给对方,即便是事前有些矛盾。这之后,富豪在自己的生日那天表白了。虽然受到惊吓,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坠入爱河,即使身边围绕着成堆的女性骑士。
    还真是奇怪的梦,佣兵忍不住想要给自己几巴掌清醒一下脑子,被男人攻略的事情可不现实。可他一瞬间又发现富豪在梦里所做的一切又真实得可怕——拥抱、吻还有心跳,他都能感受得清清楚楚。
    混乱……好混乱……
    他现在正被富豪搂着,身体滚烫,富豪正看着他,用那对鲜红的眼睛。
    不对……
    富豪毫无预兆地吻了上来,佣兵能感受到对方口腔内的酒味在随着唾液蔓延到自己口中。
     "咕唔……"佣兵感到窒息一般的难受。富豪,是真的醉酒了吧。他这么想着。
       "佣兵,蠢死了!"富豪终于放开了他,"你个不清醒的家伙。你乖乖听我的话对我们都有好处啊……这种交易,多值得。"
     "……大人?"
   "你呀,就是太直性子才会被骗 ,我可清醒得很!"
   富豪突然抱起佣兵,把他按在床上。虽然动作似乎粗暴,但力度却不能让他感到疼痛。
   "佣兵,法莎莉亚有意思吗?"富豪紧贴佣兵的耳朵压低了声音。
    "什么……法莎莉亚……"
    "就算对方穿着婚纱,你就可以轻易相信了?"
    "法莎莉亚……婚纱……"佣兵不知所措,他的大脑早已无法在富豪的攻势下做出任何可靠的回应。
    "啊!虽然不知道法莎莉亚会做出这样的幻象,不过,先把你赎回去吧。"
   
    被富豪紧拉着手走在花街上,佣兵感到自己的手腕快要被勒断了。富豪力气很大,仿佛手铐般将他束缚。
"大人,您能轻一点吗?"
"叫我富豪就好了。啊……刚才太激动了,对不起,弄疼你了。"
      富豪的手指瞬间从佣兵的手腕上松开。发现对方手腕上红色的痕迹,他不禁感到愧疚。
     他把佣兵领上在街口等待的马车,向自己的府邸出发。一路上,佣兵低着头,什么也没有说。他不明白究竟这一切又是梦境,还是现实。被一个从未见过的富豪赎身,又被灌输了奇怪的事情,他思考到脑袋发烫眩晕,也得不到一个让自己信服的答案。他只好闭上眼睛,让睡眠来消除自己的苦恼。
佣兵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另一张床上了。不同于在花街的住所,这是一张宽大又柔软的立柱式的床,四周洁白的纱帐在夜风的吹拂下飘动。在月光下,佣兵能隐隐约约看见房间里的豪华的陈设,佣兵转了下身子,看见了那张窗户旁的大书桌。富豪似乎就坐在那里,注视着自己。他已经卸下身上的装备,穿着一件黑白条纹的衬衫。
"醒来了?"富豪察觉到佣兵的响动。
"嗯。"
"张嘴。"
        "诶?"
        佣兵还没反应过来,富豪就已经把一块又甜又软的东西喂到自己口中。
      "佣兵一定很饿了吧。"
富豪如此温柔的语气让佣兵有些不适应,毕竟在早上的时候,对方还是咄咄逼人的架势。
"谢谢……富豪。哇!居然是奶油蛋糕!"
"你喜欢就好了。"富豪摸了摸佣兵软乎乎的头发,"佣兵以后打算怎么办?"
"继续做佣兵吧?如果有机会很想去看看贫民窟的孩子们。"
"你身上的伤啊……"
"我知道……"
"留在这里,佣兵……"
富豪把头埋到佣兵怀里,金色的长发柔顺地垂到他的手臂上。
"不行啊。我根本不认识富豪,您帮我赎身我已经很感谢了,如果不能有所报答……是不行的!"
"个人原则可没变呢。"富豪突然微笑着,抬起头。
"佣兵的信用很重要的。"
"真是善良啊。不像商会里那些人。"
"富豪如果希望我做什么,请尽管命令吧。"
"不介意的话,一起睡吧。我真是困死了。"
富豪从床的另一躺下,靠着佣兵的身子,不一会儿便沉沉地睡着了。

"哇!富豪!你又这样!"
清晨的阳光唤醒了佣兵,但他发现自己被同床的金发男人搂住身体,动弹不得。而且,衣服似乎也被脱去了一半。
"怎么?抱着自己的恋人睡觉有错吗?"对方总算懒洋洋地睁开眼睛,用责备的语气说到,"睡得好吗?"
"不好……做了奇怪的梦……忘记富豪了。"
"我也是啊,为了把你找回来费了不少力气。"富豪苦笑。
"喂!"富豪被毫无预兆抱住自己的佣兵吓了一跳。佣兵对恋爱可是一窍不通又单纯的"木头",这样激烈的情感表达实在是少见。
佣兵贴在富豪的胸口——有体温,有心跳,没错,是现实。

       



   
   
   
   

评论(2)
热度(9)

修行进行中(இωஇ )

© Lyne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