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eko

【!富佣/甜/学园设定!】是否隐藏真心?(1-5)

大概是屯了超久,然后一口气发出来。

学生会长豪×体育部长丘

又蠢又甜的故事

希望食用愉快。qwq

一 请求与补习与同居安排
    想比起富豪,佣兵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差劲了。除了体育外的科目,自己仿佛一无是处。尤其是数学,一看到满纸的数字和公式,佣兵的脑子里就是一片混沌。而富豪却不是,他是优秀而睿智的(在佣兵眼中)。富豪不因为这些数字而困扰,反而对此游刃有余——毕竟是学生会的会长兼会计。
    自然而然的,富豪也成为了佣兵心中仰慕的对象,不管是从才能,还是相貌和受女孩子欢迎的程度上来讲都是如此。与此同时,佣兵心直口快的个性也在他追逐富豪的路上帮上了大忙。
  "富豪,可以帮我补课吗?今天下课以后……"在晨光的照耀下,佣兵像表白似的在楼梯间对富豪提出来单独指导的请求。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不符合常理的行为,而且佣兵也得到了对方的"可以"的回应,但佣兵在事后还是为自己的行为感到莫名的羞耻,身体灼烧的热度使得皮肤泛起了一层粉红。
  "像女孩子告白一样呢。"佣兵后桌的盗贼趴在桌上调侃到,"明明都是男孩子。"
"你也适可而止啦,毕竟佣兵把富豪像……偶像!啊……对!就是偶像一样的崇拜哦。和偶像搭上话谁不会害羞呢。"一旁的歌姬拍了拍盗贼金色的毛球一样的脑袋,极力制止盗贼继续她失礼的话语。
"歌姬真是的……"盗贼不满地撅起了嘴,坐回到了座位上,"啊……歌姬又不是不知道,有多少没有勇气和富豪告白的女生。"
"盗贼!"
"好!好!"
佣兵顿时感到身后一阵清静。
他趴在桌面上,把脸埋在手臂里,阳光笼罩着自己,温暖极了,就和富豪的笑容一样。
富豪总是笑着说话,真是温柔啊。
佣兵不禁又陷入对偶像的无限遐想中了。

按照约定,佣兵在社团活动的时间直接去了学生会室找富豪。
站在那扇厚重的大门外,他毫不犹豫地敲了门。开门的正是富豪。他的金色单片镜和耳环在夕阳下闪闪发光。
"欢迎,欢迎。佣兵总算是来了。"
佣兵听到学生会室里传来了斯卡哈的声音。斯卡哈是赫布里底学园的理事长,她严厉的作风和不拘一格的想法倒是成就了这里独特的风气。
"佣兵是体育部部长吧?"斯卡哈坐在会议桌旁,翘着二郎腿,不紧不慢地喝着茶,"不过成绩可不太好,是吧?"
"是……是的。所以我才想找富豪请教。"佣兵的脸顿时发烫起来。
"那就对了。不如把你和富豪换的同一个房间,这样也方便你们学习,对不对?"
"可是……"佣兵被斯卡哈突如其来的安排吓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样也挺好的,我很乐意帮助虚心求教的佣兵。"富豪从大门走到会议桌边,微笑着看着不知所措的佣兵,"佣兵是个好孩子,我相信会和他过得很愉快。"
"啊。既然富豪这么说,那一定没问题了!"
"不过时间不多了,佣兵,开始补课吧。"富豪提醒到。
"嗯!"

二 波涛汹涌的傍晚
    富豪和佣兵并排坐在会议桌旁,夕阳的光辉充满了整个房间,把桌面上的书页染成魅惑的橘色。佣兵开始犯困了,眼前的文字也变得不清晰起来。富豪在一旁的讲解也成为了催眠曲。
    "富豪……这个公式……是什么?"佣兵强打起精神。
    "是这个……你看第三十页。"富豪细心地在书上为他指明并标记起来,"以后不会就看看这个小标签……佣兵?"
    没有回答。
    富豪感觉有什么东西突然"哐"地倒在自己肩上。扭头一看才发现是睡着的佣兵。那颗毛绒绒的栗色脑袋软软地枕在自己肩头,可以看到对方长长的睫毛,就像狗狗躺在心爱的垫子里一样。
    "真是的,就等他醒来吧。"富豪无奈地笑了。
   注视着依靠在肩上的佣兵,他反而感到自己是幸运且快乐的。这个性格直爽又单纯的孩子倒是比那些成天跟在自己背后的女孩们好上几百倍,不,甚至可以说是几千倍。

    佣兵发现自己清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还是躺在陌生的卧室里。富豪正坐在床头,翻阅一本厚重的书籍。大概是为了让佣兵好好休息的缘故,房间里只亮着一盏小小的台灯。佣兵缓缓坐起来,富豪察觉到被褥摩擦的声响后转过头,用闪烁深红幽光的瞳孔注视着他。
  "佣兵,身体还好吗?"还没等佣兵开口说话,学生会长便自顾自地关心起床上的人来。
  "嗯,谢谢你,富豪。也许是社团活动之前的训练太累才睡着了,真的非常不好意思。对了,这是……"
  "不要担心,这是我的房间。斯卡哈老师不是说了要让你住到我的公寓来吗?乌莎哈已经帮你把东西搬来这边的卧室了,现在正在打扫,应该很快就能住进去。"
  "啊……这样啊……总感觉很对不起大家。"佣兵愧疚地低下头,双手紧握着被单。
  "学生会长有照顾好每一个同学的义务,所以这是我应该做的。"富豪拍拍佣兵的肩膀,安抚他内心的歉意。
  突然,佣兵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劲,他猛地抬起头,用流露羞耻的目光看向富豪。
  "衣服……是你换的吧!富豪!"
"是的哦,你的衬衫当时都湿透了,我担心你是不是发烧了。"
"这不是我的睡衣吧……"
"是我的睡衣,没错。"富豪以欢快的语气解答了佣兵的疑问。
"多不好意思啊!"佣兵的脸热了起来,红晕渐渐从皮肤下升起来,仿佛要冒出蒸汽的模样。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穿上自己"偶像"的衣服。
"都是男性,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可是……"
"快起来吃饭。"
"知道了。"

   饭桌上,佣兵专心埋头吃东西,没有说一句话。富豪也只是继续注视着这个狼吞虎咽的家伙,内心开始构想出更多愉悦的事。

三 樱花树下的意外
    富豪第一次注意到佣兵是在这一年的春季——樱花盛放的时节。校园内遍布着鲜嫩的粉红色,田径部的部长,梳着麻花辫的少年就穿梭在其间。
    富豪每日都会早起去学生会室,但是今天,他为了筹备
"赏樱祭"的事情而比以往早起了一个钟头。就在教学楼前的主道上,他遇见了晨练的佣兵。米白色的运动卫衣搭配着黑色的短裤的佣兵小跑着穿过夹道的樱树,飞落的花瓣随着他带动的空气飞扬、舞动,然后缓缓地落地。富豪欣赏着春日里难得的美景与美少年,一边往教学楼走去,一个分神,便撞上了迎面跑来的佣兵,摔倒在满地的落花里。
    "对不起!都是我的责任,光顾着看樱花,没有看到您!"少年连忙扶起坐在地上的学生会长。之后,又深鞠一躬,以表歉意。
    "没关系,没关系。倒是佣兵同学,没有受伤吧?"
    富豪乘机观察着对方凑得很近的脸——眼睛像蓝宝石一样闪闪发光,脸颊上的两道意义不明的红色印记让这张天真的面孔多了一份神秘。
    "富豪……不。会长。"察觉到自己似乎给重要人物造成困扰的佣兵忽然慌张起来,"要是有什么想要的补偿,我一定兑现!"
      "那不要叫我会长,直接称呼富豪就好。不然显得我们关系怪疏远的。"富豪笑了笑。
   "富豪现在要去学生会吧。"
  "正是。"
"新的一天,请好好加油!"
"一定的。"
  
四 恋爱亦或是警醒
    佣兵夜里做了太多的梦以至于早上被乌莎哈和富豪连拖带拽地从床上搬到餐桌上。他的头发披散着,眼睛底下还多了一层黑眼圈。
    "佣兵没有好好休息吗?"富豪疑惑地问。
    佣兵低着头,一言不发。想到昨天一天里发生的事情,自己心里就久久不能平静,妄想也接连不断地出现在脑海里。最可怕的是,就连自己和富豪恋爱这种扭曲的幻象和包含其中。这令他无法接受自己"变态"的行为。
    "不……那个……富豪……实际上……"
    "实际上?"
    "嗯……那个……不是……我……"
    "没关系吧?佣兵有什么想法可以尽管告诉我。"
    "还是……别……"
    "那不成佣兵想说'喜欢我'?"
    "怎……怎么可能……"
    少年的脸颊再一次变得羞红。
   "那是怎么一回事呢?遮遮掩掩的。"
    "呜呜……富豪会讨厌我吧……"
  "如果我说,我喜欢佣兵呢?"
  "……富豪,会喜欢我这样的人吗?"
"当然啦。"
  "超开心!那我一定加倍的返还!"
"不要突然扑过来!"
"富豪!"
"我说你呀……"

    "佣兵大人只是发烧了而已,我已经让他好好休息了。"乌莎哈如此报告到。
    "果然啊……"富豪只得无奈地摇摇头。
    "您不觉得自己很过分吗?富豪大人。"乌莎哈的兔耳尖锐地立了起来。
    "是吗?"
    "请别玩弄佣兵大人了。"
    "诶?"
    "请用您平时对待Ladies的方式对待他吧,不要因为对方是男性。"
    "乌莎哈……"
    "太过分了,富豪大人。"
    "我……"
    "不要因为对方可爱就欺负人。我去照顾佣兵大人,请您也快点去学生会吧。"
    "不是……"
    乌莎哈的言语让富豪一时语塞,他反思着佣兵单纯的心灵似乎真的无法接受自己风格的"调情"。带着愧疚,富豪离开公寓往学生会室走去。
   
五 想要说些什么
    "乌莎哈,乌莎哈。"
    "佣兵大人。"
    "能稍微陪我聊聊天吗?"
    "是,请您开始。"
    "关于富豪的事……"
    "您真的喜欢他吗?"
  "说喜欢,不如说是崇拜吧。成绩优异,脸也很好看,还有钱。"
  "这样啊。"
  "并不是恋爱的那种喜欢。乌莎哈,我的喜欢是想要靠近理想的心情。我不是除了运动什么都不擅长吗?所以,为了更好的帮助大家,我也要好好提升自己。"
"富豪大人从很早以前就开始注视您了。"
"是……这样吗?"
"大概您晨练的时候。"
"那一天吗……"
"应该是的。"
"富豪对我的喜欢是不是不一样呢?"
"是恋爱的爱。"
"可是啊!可是……"
"佣兵大人真是迟钝,或者是单纯比较好。"
"我性子比较直,所以不会拐弯抹角。"
"那么,您昨晚在梦里可有奇怪的妄想?"
"和……富豪……约会啊……接吻……我没有那个意思哦!乌莎哈。"
"看来,您还什!么!都!不!知!道!啊!"
"乌莎哈?"
"富豪大人深爱着您。"
"我不能接受。"
"您不能拒绝。"
"比我可爱的女孩子还有很多,比如,歌姬和盗贼这样的。他身边还有达芬奇啦,艾文啦这样优秀的女性。"
"就是因为佣兵是佣兵,富豪大人才喜欢。"
"乌莎哈……"
"富豪大人有时候会很过激,但他内心是温柔的。"
"可我是男的!"
"这不是问题。"
"乌莎哈,我……"
"佣兵大人也爱着富豪大人,这是事实。"
"不是,我……"
"想清楚了最好赶紧说出来,头疼的话请好好休息吧,您现在是病人。"

房间的门悄无声息的关上,佣兵把头埋在被子里,昏昏沉沉地睡去。正如乌莎哈所说,头疼的时候就需要休息。

评论(2)
热度(11)

修行进行中(இωஇ )

© Lyne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