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eko

【乖离性MA/富佣】法莎莉亚的恶作剧

@青树树树对对寸 太太一起制造的脑洞,大纲也是树太太的(*Ü*)ノ☀然后我就写出来了♪

◇文笔不佳,还请多多包涵
◇纯娱乐性质突发脑洞注意,包含个人兴趣
◇法姐日常搞事反牵线

1.法莎莉亚、小偷与碰巧的药

妖精最切忌的就是无所事事,可惜法莎莉亚——赫布里底,不,在整个不列颠也是最强的断绝时代的妖精今天依然没有工作。

抱着要做点什么事情的心态,她理所应当地游逛在赫布里底的街道上,又自然而然地遇到了洗劫魔药铺的窃贼,最后又顺理成章地当了回英雄,抓住了那不走运的小贼。

作为抓小偷的报酬,法莎莉亚从药铺老板那里合情合理地拿走了一瓶魔药。澄红的液体在圆滑的玻璃瓶中荡漾,带着诱人的甜香,乍一看就和亚瑟们平日使用的体力回复药毫无差别。见义勇为,邀功请赏!法莎莉亚现在真是对自己佩服得不得了。

二、佣兵亚瑟、晚餐与体力药

"吃饭吃饭!"

走下训练场的佣兵顺着乌莎哈烹调食物的香气直直奔向饭厅。不过,晚饭还没做好,桌子上空荡荡的,除了早上刚插好的新摘的粉红色的玫瑰花。佣兵有些疲惫,便坐了下来。

"乌莎哈!晚饭做好了吗?"法莎莉亚也回来了。在追逐窃贼的过程中虽然没费多少力气,但她还是感到自己需要美食来填饱肚子,于是也顺着香味溜到了饭厅。

"还没有,请您等一下吧。"厨房里的乌莎哈冷淡地回应了她。

"哦!这不是佣兵嘛!"

"法莎莉亚,你来得正好。呜哇……这不是体力回复药吗?"佣兵的目光停留在法莎莉亚手中装满药剂的小瓶子上。

"嗯哼~这可是法莎莉亚今天见义勇为的奖励♡"妖精的双眸顿时闪闪发光,骄傲地夸耀自己的"功绩"。

"法莎莉亚也会做好事啊……"佣兵有些疑惑,本想询问事情的究竟,却被对方一把塞到手中的体力药给堵住了喉咙。

"佣兵既然那么累,赶快喝下去吧。"

"嗯……谢谢……"

三、富豪、散步与意外事件

餐桌上,富豪始终没看到佣兵的影子。问过乌莎哈,她也只是回答佣兵喝了法莎莉亚给的体力药又一股劲跑出去训练了,大概是忘了时间。确认乌莎哈有好好为佣兵留下一份晚餐后,富豪就去训练场散步了。

赫布里底紧靠着海洋,夜风中充满着海水特有的混合的腥味与盐味。富豪并不讨厌这种自然的气味,反倒是享受其中。
"不能同佣兵一起真是遗憾,今天还有大好的圆月呢。"富豪边走边这样想着。

与此同时,佣兵正在训练场做着体力训练。跑着跑着,身体却不由得飘飘然起来,皮肤也异常的滚烫。他感到全身都失去了力气,靠着墙,喘着气。

幸好,富豪发现了陷入虚弱势态的佣兵。

富豪见情况不对,就让佣兵把身体靠在自己身上。他将手覆上对方的额头,是同普通病症截然不同的热度。

"你到底喝了什么东西?"

"唔……法莎莉亚给的药……"佣兵指了指身边的小玻璃瓶。里面的大部分液体已经被饮用,只留下瓶底少许红色的水珠。

富豪把鼻子凑近瓶口,这个熟悉的药剂的气味,他马上就能确定这绝不是什么普通的体力回复药,而是某种更为复杂和可怕的,能强行勾起人类本能欲求的东西。

四、月亮、吻和解决问题的方法

"这种问题就在这里解决吧?佣兵也不想让大家知道这种难以启齿的事吧?"

"唔嗯……"佣兵把头转向一边,他不敢直视富豪在月光下同狼那样锐利的眼睛。富豪仿佛拥有一对利齿,锁住自己的脖颈,要把自己吞食干净。

必须承认的事实是,富豪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手软,他从来都是强势的一方。

"看着我。"富豪似乎很不满对方刻意移开注意力的行为,用命令的语气说到。

佣兵有些不情愿地把目光转回富豪那张让他深感不安的脸和那双刺痛他神经的血红色眼眸上。他的心脏怦怦直跳着,真害怕下一秒对方就失去理智,将自己的喉管连同血管一并切裂开来。然而,他体内高涨的某种情绪却强烈地渴求着那双也许会带给肉体剧痛的獠牙。在药剂的作用下,大脑不自觉地把这种"受虐"逐渐转换为无法抵抗的"快感"。

"富……富豪……"佣兵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富豪的胸口贴得更紧了,"现在就……"

"就什么?知道误饮媚/药的后果吗?"被佣兵欲求不满的眼睛盯着,富豪忽然有了"作恶"的念头,"说,该怎么惩罚!" 他甚至还露出了愉快地笑容。

"做……做……那种……呜……我从来没有过……富豪……不要……"佣兵的身体越发无力,再加之内心良知的阻碍,他之好艰难地挤出断断续续的话语。

"接着说下去。"

"富豪……不要……下手……太……重……"佣兵几乎快要哭了出来。

"好了,好了,别哭啊。"富豪自然是看不得爱人哭的。

于是,他把托起佣兵的头,靠近对方的嘴唇。舌尖撩过嘴唇,灵活地侵入到佣兵滚烫的口腔内。佣兵完全没有经验,只能任由富豪玩弄,连呼吸的自由都快丧失了。不过,难受归难受,自己反倒是兴奋了起来。双手也不由自主地环住了富豪的身子。

趁着这个势头,富豪解下了对方的护甲,只留下黑色打底的衣物。

"要……脱吗?……我自己……"

富豪就如此注视着佣兵自己解开衬衣的扣子,把衣物褪去,放的一旁。

"可以了……"

"那么……接下来是认真的了。"富豪的吻落在了佣兵的脖颈上,好像标记猎物那样,留下鲜丽的印记。

五、再一次、再一次与再一次

终于,得到了满足。

佣兵意识到富豪已经毫无顾忌地入侵了自己。獠牙插入血管的瞬间,他恐惧却又快乐到无法自拔。也许这就是自己的本性——佣兵没有对此回避。

被富豪抱回宿舍之后,他又不知羞耻地要求对方和自己纠缠了一整个夜晚,直到精疲力尽,再也动不了才肯罢休。

六、新的一天、法莎莉亚与被揭穿的阴谋诡计

"富……富豪大人……不是……那个……听我解释啊!"早餐时间,整个大厅里都充满了法莎莉亚惊恐的尖叫。

"富豪居然那么轻松地放过了法莎莉亚啊……"盗贼不禁诧异。

"某种程度上他也赚到了……"歌姬无可奈何地笑了笑。

"到底是这么回事呢?"

"大约是法莎莉亚自作主张干的好事吧。"

"那佣兵哥呢?"

"他好像不太对。"

"毕竟做了很羞耻的事。"

"总而言之,不还是那瓶药的问题吗?"

妖精最切忌的就是无所事事,很可惜不列颠最强妖精法莎莉亚今天也没有工作。
































评论(5)
热度(20)

修行进行中(இωஇ )

© Lyneko | Powered by LOFTER